文苑撷英

田宏偉 散文——《廬山戀》

作者:田宏偉     时间: 2019-05-17     点击:4917次    分享到:

廬山戀


早年有一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电影叫《廬山戀》,讲述了两名高干子弟耿桦与周筠的爱情故事,这部略带政治色彩的电影将庐山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,让庐山一时名燥内外。

不过,这与我写“廬山戀”无关。

我們到了廬山腳下的時候,中午剛過,陽光慵慵懶懶地灑下來,不是很熱烈,很適合爬山怡情。

過了安檢,坐上上山的大巴,車子沿著盤旋的山路開始上升,有時因爲彎子太急,讓人頓生陣陣眩暈,四周盡收眼底的是群木峥嵘,泉水不時從林間潺流而出,即便偶爾看見一片空地,多半是種植的茶田。座位後背上打著“不到三疊泉,不算廬山客”的誘人廣告,倒不是因爲這則廣告讓我有觀廬山瀑布的願望,吸引我的是李白“飛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銀河落九天”的神境。

車子足足行了四十分鍾,才到了山頂。撲面而來的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讓人神經立馬緊張了起來。眼前山頂的景象著實讓我驚奇不已,教堂、學校、醫院、圖書館、電影院、商店、賓館、娛樂實施等,應有盡有。放眼望去,街面人流如織,穿梭往行,車水馬龍,熙熙攘攘。

這是一座平淡中映襯著繁華的山中綠地。

這是一座靜谧中透著熱鬧的山頂小城。

首先,映入眼簾的是依山就勢而建的別墅群。這些別墅或坐落于幽谷之側,峭岩之旁,或聳立于溪澗之畔,河水之濱,風格俊逸,錯落有致,給小城披上了一層貴族之氣。

我恍然間明白,廬山的美在于它的內秀啊。

結束了舟車勞頓,安好下以後,我們早早吃完飯,便迫不及待去領略廬山的湖光山色。沿路的景色景點很多,讓人目不暇接。我喜歡人文景觀,白居易草堂是必去的一個點。草堂是在原址的基礎上建起來的,是一個簡易的陳列室。草堂前面,伫立著一蹲白居易捋須沈思的巨石像。公元815年六月,不惑之年的白居易被貶出長安,經商州、襄陽、郢州、鄂州,水路兼程,曆時兩個月,于當年八月初到任江州。“座中泣下誰最多,江州司馬青衫濕”。仕途失意的白居易將滿腔的憤懑與不快寄情在廬山的山水間。公元817年春,白居易在廬山香爐峰北,遺愛寺西著手修葺草堂,落成後,便不時來往浔陽與廬山兩地,開始了陶淵明式的歸隱生活。

夜晚,漫步在如琴湖畔,曲橋亭榭,池水輕拍,梧桐成蔭,倒影如畫,讓人遲遲難以釋懷。

山高水長,山有多高,水也有多長,廬山頂很多地方都有水,讓人流連忘返的莫過于廬山瀑布群了,這裏面“三疊泉”最爲翹楚。

翌日,我們整裝出發,直奔三疊泉。去三疊泉還是破費了一番周折,先要乘坐電車,然後再步行兩千多個台階才能到達觀景台,讓人在巨累中感受瀑布的壯觀,那是另外一種新奇體驗。

站在觀景台上舉目仰望,三瀑懸空高挂,由高及低,近百米的白練經過三次飛瀉,最後注入譚底深池,正如《紀遊集》有雲:“上級如飄雲拖練,中級如碎石摧冰,下級如玉龍走潭”。同行的小祖站在高處不停地閃著相機,希望留下盡收眼底的美好,此刻,那山,那水,那人,構成一幅精妙的山水畫。三疊泉真乃天下奇景。

廬山戀,恋庐山,恋它的清辉与灵气,恋它的外险与内秀。两天的行程太短了,在这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,我们只是欣赏了庐山的冰山一角,希望以后还能来庐山走走,停停,看看。


(陕北矿业  田宏偉)



上一篇:李峥 诗歌——《长江礼赞》 下一篇:付增战 散文——《小满杂思》